细腰网

细腰网>综合>"倾家荡产"买盲盒 年轻人中的是什么"毒"?

"倾家荡产"买盲盒 年轻人中的是什么"毒"?

时间:2019-11-06 08:00:33  作者:匿名  

 抽盲盒就像阿甘的巧克力盲盒是如今深受年轻人喜爱的一种潮玩,它的消费群体以95后、00后为主,玩偶的造型包括动漫周边、设计师的设计作品等。来自哈尔滨的于女士,今年35岁,她也是一位盲盒爱好者。因为购买的

 

半岛记者李珍实习生张薛婧

“莫莉有了一个新模型。你买了吗?”“上次我拿到藏起来的钱时,我太高兴了……”这是两个盲盒爱好者之间的对话。如果你没有碰过盲盒,你可能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以95后和00后为主要消费群体,产品是充满青少年心灵和疗愈品质的ip手工娃娃,通过藏钱和充满悬念的开门红等未知的激励营销方式吸引消费者...盲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展。盲箱的流行可以从每个周末出现在主要超市的盲箱提取器场景和泡泡伴侣商店的拥挤场景中看出。加上二级市场的祝福,盲盒不仅有玩具属性,还有投机。

盲盒就像阿甘的巧克力

盲箱现在在年轻人中很流行。它的消费者主要是95后和00后。洋娃娃的形状包括卡通环境和设计师的设计作品。

在盲箱出现之前,鸡蛋蠕动机很受欢迎。它们是源于日本动画文化的娱乐设施。当动画如《一件套》、《蜡笔小新》和《皮卡迪利大街》出现时,这种销售周边玩具的机器诞生了。消费者可以根据拧蛋机前的促销卡知道销售什么样的玩具。只要把一些硬币放入拧蛋机,然后拧动开关,一个圆形的蛋形胶囊就会从机器底部掉出来,里面装着某种玩具。起初,拧蛋机的价格并不贵,它的诞生只代表了85后的记忆和感受。这是一个源自动画文化的产品。慢慢地,盲箱取代了拧蛋机。它以一种新的方式发展,在玩具行业掀起了一股热潮。

众所周知,桑尼·安吉尔代表了盲箱发展的整个历史。一个赤裸着身体、腹部突出、背后有双天使翅膀的小男孩的形象融化了一代年轻女孩。2005年,他由一家名为dreams的公司设计和运营。除了萌萌的ip,在操作方面,一个是盲目吸烟,另一个是隐藏和限量版。日本的桑尼·安吉尔拥有这两种致命武器,是一款适合16-28岁女性的钱包收割机。

在中国,有许多品牌的盲盒,如泡泡伴侣(Bubble Mate)、52toys、1883、tokidoki等。泡泡伴侣目前是中国盲箱企业的领导者。记者了解到,“泡泡伴侣”成立于2010年。它与国内外许多知名时尚品牌和设计师签订了合同。它在中国有400多家零售店,有近100家离线直营店和近300家机器人店。记者采访了全国近40个城市,通过商店查询发现,仅在青岛,泡泡超市就有23家线下商店。

以泡泡伴侣的“莫莉”娃娃为例。这个身影是萌萌的一个小女孩。她有各种学校系列、专业系列、海洋系列、十二宫系列等。在一个系列中,有12个不同风格的基本玩偶和一个罕见的隐藏玩偶,并且抽取隐藏货币的概率非常低。在购买的时候,消费者只知道这个系列,却不知道具体的款式。只有当他们打开它,他们才能知道他们画了什么。这就像潘多拉魔盒,吸引消费者一次又一次购买,享受盒子打开时的刺激。如果你足够幸运,你可以提取一笔罕见的隐藏的钱。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你也可以提取非常普通的基本货币。就像阿甘吃的那盒巧克力一样,他从来不知道下一种味道是什么。

疯狂的玩家投资数十万个盲箱

盲盒的价格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普通系列盲盒,每种价格为59元;另一种是大型手持合作社或纪念合作社,售价超过199元。然而,消费者购买的大多数盲盒是一系列盲盒。一个59元的塑料娃娃价格很低,但如果它“上瘾”,也可以说是“毁了”。据记者所知,北京的一对夫妇在四个月内花了20万元在盲盒游戏上,另一名60岁的玩家每年花70多万元在盲盒游戏上。

9月25日,记者来到青岛市市南区万向市5楼的泡泡超市。一进商店,各种各样的洋娃娃就出现了。每个系列整齐地放在一个单独的柜台上,各种系列的盲盒放在摊位上供顾客提取。记者采访了商店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儿童和年轻人是商店的主要消费者,也有一些40岁以上的顾客。几岁的孩子,40岁的中年人,近年来,盲盒粉丝越来越多。

35岁的俞敏洪来自哈尔滨,也是一个盲人盒子爱好者。俞敏洪说:“我已经在深坑里瞎了两年了,我特别喜欢泡泡伴侣的动物系列。有时我一次买一到两个,最多买四个。”俞敏洪不仅是盲盒爱好者,而且她的女儿也喜欢买盲盒。“我女儿只是喜欢这些玩具。孩子们认为这些娃娃看起来不错,而我喜欢抽盲盒。我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套完整的。但我记不清它到底值多少钱。”然而,收集一整套盲箱的难度系数非常大,这需要运气的奖励。由于在购买的几个盲箱中可能有重复的玩偶,应该如何处理这些重复的玩偶?俞敏洪回答说,“每次我买我重复或不喜欢的东西,我都会买

与其他盲盒爱好者交换转移或与朋友分享。"

小王从事教育工作,21岁,90后。碰巧,记者在微博上看到了她关于转移二手盲箱的帖子,并采访了她。小王不是盲箱爱好者,也不想收集一整套想法。她认为每一系列的盲盒都很好看,她喜欢画的任何一个。小王说,“我没有我最喜欢的系列。每个系列都有最好的一个。我不喜欢盲目吸烟。我买哪个更好。我不仅喜欢泡泡伴侣,还喜欢其他小品牌。每个系列我只买一个。”小王买盲盒的两年里,她花了712元,通过二手转账赚了213元。

今年14岁的同学张还在初中。她在去年三月买了第一个盲箱,从那以后她一直是盲箱的忠实粉丝。小张说:“自从我收到第一个盲盒,我就一直想要第二个和第三个。现在我只需要买几台盲箱机器。但我不打算以后买,因为我父母不同意,我也没有经济能力。”

二级市场推动的投机

一系列的盲盒里大约有9到12个娃娃,外加一两个罕见的隐藏模型。一些消费者会一次又一次地购买,以获得唯一的隐藏资金或收集一整套。如果他们得到了一个复制品,它将会在微博或二手应用上出售。通过出售和转让,你可以获得很多利润。

由于盲箱购买的高重复率和少量隐藏资金,二级交易市场已经建立。许多买家在闲鱼、qq群和微信群中出售洋娃娃。9月27日,记者打开闲置的鱼类应用程序,搜索“盲箱”。搜索框的周围立刻出现了一些关键词,如“盲盒泡泡伴侣”、“盲盒独角兽”、“盲盒海绵宝宝”和“盲盒幸运包”。

在闲置鱼上,盲箱的转售价格与qq群基本相同。传统商品在转售时通常低于官方网站的价格,但罕见的隐藏商品和有限商品的溢价可能在几十到几百倍之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黄牛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商机。黄牛会购买一整套系列,然后以高价出售隐藏的或更难收集的款式,以获得更高的差价。据了解,许多20多岁的年轻人每年在盲箱上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盲盒作为一种全新的“炒货”,也为一些年轻人创造了数十倍的利润。

记者通过一个二手应用程序发现,一些隐藏的盲盒售价为1300元。如果幸运地画出隐藏的盲盒只需59元,而在二手应用上出售的隐藏盲盒可以卖到1000元以上,那么高额利润真的令人兴奋。一些网民还表示,二手市场上隐藏的盲盒娃娃的价格甚至是“起价”的30-50倍。

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虽然存在翻炒盲盒的现象,但由于盲盒的低价值属性,玩家仍有可能相互交换或交易。因为很难买到像藏钱这样的稀有款式,所以买一整盒太贵,而且很难通过这种方式赚钱。据了解,一些消费者在二手交易平台上购买了做工粗糙、涉嫌假冒的二手盲箱。此外,对于盲箱隐藏资金交易没有统一的价值评估标准。一些隐藏的货币价格时高时低。玩家的转售价格也各不相同,同一个卖家的售价超过2000元,而另一个卖家的售价可能仅超过1000元。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投机行为的出现导致了二手盲箱价格的飙升和暴跌,再加上盲箱本身缺乏真正的价值属性以及一些盲箱做工粗糙,所有这些都消耗了玩家的财力和兴趣。记者发现,许多人对闲置的鱼打出了“回到坑里低价出售”的口号。一个卖家低价出售了所有的盲盒。

山西十一选五